这里是阿克拉加纳小贩拆包裹像开盲盒抱怨质量差

在加纳首都最繁华的集市上,一群男女围着一包二手衣服,虎视眈眈,他们其实朋友也是同行,可在包裹拆开的一瞬间,他们立刻哄抢了上,每个人都想抢到更多更好的衣服,为此,他们不顾往的情分,相互推搡,扭打在一起,不明就里的人根本无法相信,他们在抢完衣服之后还能继续维持友谊,这些是专门靠倒卖二手衣服糊口的平民,他们正在抢的衣服都来自西方国家慈善机构,捐赠,有的是时尚快销,产业生产的过量成衣,这些衣服以超低价格卖给非洲的二手服装商人,然后再通过这些倒卖服装的小贩销往全国各地的村庄和城,这样的贸易在加纳已经发展了二十多年,有些人因此发了家,更多的小贩每天只能赚到五美元。

这里是阿克拉加纳的首都和最大的港市,天刚蒙蒙亮,多数居民就已经起床,他们要为新一天的生计做准备,这名妇女名叫艾莎,伊德里,他住在阿克拉最大贫民窟救法打码,此刻,他正背着十八个月的儿子谢里夫徒步赶去塔,曼托市场集市,寻找进口商,收集二手衣服倒卖,从西方国家海运而来的二手衣服量大又便宜,销量非常好,很多居民宽不宽裕,都愿意跳一些,有时运气好,还能挑到上好的奢侈品,有些人就连举办婚礼,丧葬仪式都会挑选一些,二手衣服,丝毫没有一点嫌弃,画面中出现的人叫阿萨雷,阿萨莫亚,他就是艾莎要找的就医进口商,此刻他正开车赶往市场上班,据了解,他每年要进口三百多万件旧衣服,其中大部分来自英国,他在这行干了很多年,赚了不少钱,阿萨雷说,我是跟我兄弟一块,进入这个行业的,后来他出意外,我接手了,他的生意,我很感激他,是他成就了现在的我新的一批二手服装到货了,这些衣服都是从英国国,澳大利亚运来的。

接下来,阿萨雷要吩咐手下的工人将这些衣服分批打包,加价后再倒卖给像艾莎这样的小贩,这会儿,艾莎终于走到了阿萨雷的公司,他从阿萨雷手中接过预定好的一包旧衣服,这样一包衣服大约有五十多公斤,只见他不费吹灰之力,便将衣服顶在头上,然后他要走街串巷,想方设法将衣服全部卖掉,艾莎这几年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,她早已习惯了艾莎来自北方农村,十二岁起就开始干活赚钱,但在农村,女人很难找到一份稳定工作,于是她独自来到阿克拉,想要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,可现实和理想的落差是巨大的,既没学历,也没经验的,艾莎最选择倒卖衣服为生,他说干我们这行赚得很少,有时出摊一整天赚不到一分钱,生意好的时候去掉,成本也就能赚五美元左右,每天忙活下来,累得全身酸痛。

晚上要靠着吃止痛药才能入眠,现在贫穷的他带着儿子和四个女人挤在一间处,租屋里,这里面积狭小,没有窗户,闷热潮湿,他们实在太穷了,五个女人要共同吃一碗饭,填饱肚子,艾莎说,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多攒些钱,早点离开这里,其实爱其他的情况还算不错,他有更多的同行,因为实在赚不到钱,还落了一身伤病,不返回农村老家,这是一份有风险的生气,无论男女都很不容易,就连对于阿萨雷这样级别的旧医进口商来说,赚钱也是相当困难的,就在不久前,他刚刚支付了九十五万美元的预付款,这笔钱是他在丝毫不了解这批货物质量到底,如何的情况下,拿出来的风险,现在这批二手衣服终于到货,阿萨雷赶紧拆开一个包裹查看,结果发现里面的衣服质量实在太差,光看着就让人窝心撒,别提拿出去卖了,这是阿萨雷最害怕出现的情况,很明显,这一单生意绝对亏了。

他说,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你花了钱却得不到想要的,衣服,衣服质量不好就卖不出去,如果每笔生意都不赚钱,我就没有资金维持,这样下去迟早破产,据说,早年间从其他国家运来的衣服质量还算可以,可近几年来,随着廉价的快石上充斥整个世界淘汰下来的,衣服质量越来越差,运送到非洲后,只有百分之六十的衣服能卖得出去,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完全不能穿,可即使这样,阿萨雷也要坚持做下去,因为转行实在太难了,他背后还有一个大家庭,需要他养活阿萨雷的家,距离这个市场开车能有几个小时,这些年,他靠进口和倒卖二手衣服赚了不少钱,最多一年赚了十四万元,他用这些钱盖了新房子,买了新车娶妻,并生育了三个孩子,日子过得很充实,和他相比,这个叫伊曼纽尔,阿甲布的进口商就没那么幸运,他正在市场另一端挑拣,刚刚到货的服装包裹就像拆盲盒一样,谁也无法预料每包衣服的质量好坏,很快,伊曼纽尔选了一包来自澳大利亚的女装,他拆开后仔细查看,第一件衣服是个衬衫,质量非常好。

算是顶级的二手衣服能卖个好价钱,接下来是一件蓝色外套,已经变形了,完全不能卖,然后是第三件亮色衬衫,质量稍差一点,但也卖得出去,不过接下来这件白色衬衫沾染了非常明显的,名气,这绝对卖不出去,下一件衣服就更过分了,伊领上满是汗渍,伊曼纽尔皱着眉头说,这简直对我们的侮辱,那些西方国家的人根本不把我们非洲人当,正常人看,无论衣服有多差,都会送到这里,我想街上的流浪汉都不会接受这样的衣服,伊曼纽尔算了算,他为了买这包衣服,花了九十二美元,一共有二百件,经过挑挑拣拣,只有七件衣服能卖得出去,今天他不但没赚到钱,还亏了不少,他说,这样糟糕的情况几乎每天都在上演,在市场的另一个二手服装摊位,一位名叫克里斯,蒂娜,曼科的女人正在挑选衣服,每周她都要从商贩这里淘几件衣服,然后前往偏僻村庄卖给那里的女人,今天,克里斯蒂娜选中了二十九条裙子,付过价钱后,她要坐车前往村庄,接受衣服,和许多平民一样,他做这行也是迫不得已的,原本他在自家的农场工作,后来受到哥哥的排挤,被迫离开老家,来到阿克拉自力更生,经过几小时的车程,克里斯蒂娜来到了第一个村庄,他摇晃起手中的铃铛,吸引村民的注意。

很快,一大群女人便围了上来,他们争相挑选着自己中意的衣服,每件只要两美元,非常便宜,但他们却认为这是奢侈品,挑选到合适的衣服后,女人们都高兴得合不拢嘴,别看克里斯蒂娜的生意很受欢迎,实际上很多女人都赊账,眼下,她朝着一户人家远远喊道,姐妹,你给男人买衣服的钱还没给呢,那女人说他现在不在家,等他回来了,我就给你钱,克里斯蒂娜很不满,他说现在必须给我钱,我不喜欢赊账,如果每个客户都像你一样,我还怎么做生意,克里斯蒂娜是一个单亲妈妈,有三个孩子要养她,每天非常努力工作,但她发现日子仍然过得越来越难,因为最近加纳进口的二手衣服越来越少了,质量也越来越差,可他现在没有更好的出路,只能凑合着做下去,二手就医,在给成千上万的加纳平民提供生计的同时,也给当地环境造成了不小的污染,每当夜幕降临,商贩们陆续回家,市场满地都是没人要的,破烂衣服清洁工必须赶在第二天天亮前,将垃圾全部清理干净,他们将旧衣服集中塞进麻袋,然后装进垃圾车内,每天都有一大批数量惊人的旧衣服被收走。

满满装上一卡车,这是所罗门诺伊,他负责管理阿克拉的垃圾,此刻,他正站在阿克拉以北的垃圾场内,他说,这里每天会收到超过一百六十吨旧衣服,这里所有垃圾卡车每天都满载,而归一周,能收回六百多万件,二手服装,最后,他们要对这些衣服进行填埋处理,填埋地点就在这间垃圾场垃圾场附近,有一个贫民窟,记者和一位环境保护者,发现许多贫民在这里拾垃圾,牲畜,也在这里找石,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,对他们的身体健康造成了很大影响,环境保护者利兹说,因为没有合适的处理方法,这堆垃圾只能用火焚烧,火是在三周前被点燃的,现在仍然没有熄灭,这些垃圾燃烧产生的气体刺鼻辣,眼灰蒙蒙的烟雾弥漫满天,根本看不清天空本来的颜色,记者还得知,当地垃圾管理部门多年前曾精心开采了这块,土地,用于填埋未来十五年内产生的垃圾,可短短五年内,垃圾场就达到饱和状态了,更令人震惊的是,这些衣服至少需要数百年的时间才能分解,为了应对源源不断的二,手服装垃圾,阿克拉市必须找到更大的场地来填埋垃圾。

现在正处于加纳的雨季,猛烈的暴风雨过后,成堆的二手衣服被冲刷到街道上水沟中,下水道,最后会进入海洋,这些衣服堆积缠绕在海床之上,给海洋生物的生存带来了危险,少数志愿者自发在海滩上清理衣服,垃圾兹就是其中一人,他在过去十年中一直记录和研究二手服装对于,加纳的影响,眼前这片海滩上堆积着许多垃圾,丽兹说,即使你绝地十五明尺,仍然可以找到衣服,如果有人在这里游泳,很可能会引发窒息,而且这些衣服会缠绕在渔民船只的马达上,造成安全隐患,这些衣服已经堆积在沙滩下数年,光凭人力根本拉不出来,像这样缠绕成一条绳的衣服,志愿者们给它起名叫触角,最短的触角大约有八英尺,最长的能达到三十英尺,三英尺宽,数量惊人,关于这些触角该如何处理,还没有更好的方法,如今,只有志愿者们自觉依靠人力拉扯出衣服,照这个进度,或许永远也处理不完这些垃圾,可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在成千上万件二手衣服面前,这群非洲平民,希望能从中找到自己的生存致富之路,这份工作并不体面,他们仍然坚持着他们正在做的行业,对当地自然环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,可如果这个行业彻底消失,又会有成千上万的加纳贫民陷入更加贫穷的,窘境,两难问题,不停地考验着当地的管理者,希望有一天这里的二手服装行业能够到合理的改善,希望这里的平民能早日谋求到更好的生活之路。

Leave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